力行互動
掃描微信公眾賬號

掃一掃 關注力行互動

今天T臺上的朋克墮落了?

力行互動?2016-04-06?行業資訊?

從朋克時裝到朋克珠寶,朋克在邁向高端化的進程中與其叛逆本性漸行漸遠―難怪McLaren 生前從不想和時尚界扯上關系。

1977 年,當Ian Dury 在一片爭議聲中發行了《性,毒品,搖滾》一曲時,誰會想到他唱出了20 世紀的關鍵詞?不過他其實只說對了三分之二,把“毒品”換成“時裝”才更恰當,因為毒品意味著死亡,而時裝是不會死的――如同吸血鬼,它躲在衣柜里,靠時時補充新鮮血液得以永葆青春。所以,你大可不必為朋克時裝的復興感到詫異,何況今天的朋克已經變得和哥特所差無幾,一樣華麗且追求永生。

Givenchy 2010春夏男裝的飾金刺大紅格子襯衣,設計更細致,做工更考究,價格不菲

Balmain本季推出的破洞軍裝,昂貴的價格令人咋舌。Malcolm McLaren時代的朋克是人人可以購買的DIY時尚。

翻開本季的時尚雜志,Givenchy 男裝的飾金刺大紅格子襯衣和Balmain 女裝的軍旅色破洞T恤都有著極高的出鏡率。對從未嘗試過鉚釘和皮褲的年輕一代來說,這類新朋克時裝無疑充滿新鮮感,然而對親身經歷過朋克運動的那批人而言,它們不過是自己早在1984 年便束之高閣的舊衫罷了。潮流的反復就是這樣:那件壓箱底的、滿是銀色拉鏈的早期Gaultier 夾克,一放在Ebay 上就頓時成為了最搶手的古董衣;閑置在抽屜里多年的那一盒盒安全別針,忽然又有了用武之地;至于學生時代最愛用腰鏈搭配的“斗牛士七分褲”,如今也只是換了一種叫法而已,離過時之日尚遠。

朋克沒有死,只不過是Dee DeeRamone和Malcolm McLaren死了。

新時代的朋克時裝有別于早期的DIY 特質,多為名家設計,設計更細致,做工更考究,價格自然水漲船高。Balmain 的褪色牛仔夾克售價2785 英鎊, 差不多是當年The Ramones 樂隊制作第一張黑膠唱片時所花開銷的一半;Catherine Malandrino 的飾鉚釘山羊皮迷你裙售價1500 美元,如果Nancy Spungen(性手槍樂隊貝斯手Sid Vicious 的女友)還活著的話,定會愛不釋手;Marc Jacobs 塑料質感的白色短靴售價500美元,已經算相當便宜的了,有誰會記得,過去在倫敦肯辛頓高街,一模一樣的鞋子才賣40鎊?

Marlandrino2010春夏季的時裝很朋克

前幾年,Peter Som 推出了一個名叫“垃圾定制服(Trash Couture)”的成衣系列――無獨有偶,印度設計師Waris Ahluwalia 的最新珠寶系列名為“Punk Maharajah”,欲借西方朋克包裝印度國粹――其中有一條被刻意處理成撕爛狀的白色花邊裙,售價3215 美元。原來在Som 看來,所謂的垃圾定制服就是在一堆破布上繡上昂貴的釘珠。但定制服和朋克是這樣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概念,它們的關系就好比魚子醬和卷心菜。

當代設計師總愛用小資的眼光來美化朋克,將其假想為一段“過去的好時光”,但朋克歲月何嘗這般光鮮?當McLaren 和Vivienne Westwood 在1970 年代的倫敦國王路上開店時,一件“叛亂者”系列T 恤售價僅為幾英鎊。Westwood 像剪裁一條枕巾一樣隨意剪裁T 恤,再印上諸如納粹萬字幟、戀童癖者和強奸犯的圖像。1975 年,一名店員因身穿印有同志色情畫Tom of Finland的T 恤被捕。而在同期的紐約朋克地標CBGB 俱樂部,前衛女孩清一色涂黑色唇膏,用卡通貓咪圍巾來配老氣到只有你祖母才會穿的肉色睡裙――時髦嗎?是的。邋遢嗎?非常。

這才是真實的朋克時裝――叛逆,憤怒,凌亂,骯臟,下流……無論如何,不會有人用“漂亮”來形容它。反觀當下,設計師們只是在形式上保留了朋克的暴力美學,在精神方面則端正其態度,凈化其戾氣,去除掉了其中那些讓人不安的內容,例如政治元素――而強烈的政治主張向來是朋克的一大特色,少了它,“punk”只是一個四字單詞。

圖注:朋克女皇都改弦易幟了,朋克時裝還有未來嗎?Beth Ditto 過去一年來被時尚界奉為新出爐的朋克偶像,她火藥味十足,但她真的能夠接棒么?

McLaren 曾說:“我做設計從不為賺錢,而是為了激怒別人。”Westwood也說她投身時裝設計的初衷只是為了幫McLaren 和權威人士作戰,“后來才有了朋克”。然而今天的朋克已經本末倒置。從垃圾定制服到朋克珠寶,朋克在邁向高端化的進程卻與其本性漸行漸遠――難怪 McLaren 生前從不想和時尚界扯上關系??墒窃捳f回來,McLaren式的激進,放在今天還會有當初的效果嗎?

McLaren 走了,Westwood 老了,可朋克還是老樣子,信仰“活得快,死得早”的真理,仿佛一個憤世嫉俗的青年,最后唯有走向自我毀滅??梢哉f,自從創始人拋棄它后,它就再沒有長大過。在關掉了國王路的店鋪,與McLaren 分道揚鑣后,Westwood 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很快她便拋棄朋克,徜徉在她喜愛的歷史課里,從18 世紀的油畫和宮廷服裝中尋找靈感?;仡欉^去,她說:“以前說過的話,我現在一句也不認同。全是胡扯。Malcolm 過去會撰文描寫狄更斯的流浪兒,他的文字充滿詩意,但廢話連篇。我們有一條標鍤?'石板路之下鋪著沙灘’,但我記得對自己說,'我根本不想住在沙灘上。’”

連朋克女皇都改弦易幟了,朋克時裝還有未來嗎?

作為后朋克樂隊Gossip 的主唱,Beth Ditto 過去一年來被時尚界奉為新出爐的朋克偶像,Fendi 邀她為派對獻唱,《Love》雜志將封面送給她。時裝再一次扮演了蛇的角色,引誘夏娃離開了伊甸園。“站在朋克的立場看,去看時裝秀意味著朋克藝術家的墮落。朋克其實是非常教條主義的。”Ditto 說。Ditto 的音樂還是火藥味十足的――前不久她還在一場演出中當眾將脫下的內褲扔向觀眾席,在她音樂伴奏下演出的時裝秀太過循規蹈矩了。(來源:外灘畫報)

文章關鍵詞